不喜欢在这种闷热的天气测量古建筑,也许听起来没什么,但当衣服都粘粘的,想卷起袖子又怕被蚊子咬,想流汗又流不出来,浑身分泌着粘粘的油脂,胸闷气短却还要在泥巴路上行走测量同样湿漉漉的泥巴房子的时候,就很难受了。是我志向短小。

 
评论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李全玙 | Powered by LOFTER